關於部落格
  • 10361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【ミシマダブル*サド侯爵夫人】花絮

サド侯爵夫人
-
第一幕,在極近距離下看東ちゃん的『ルネ』實~在~是~美~翻~了
跟望遠鏡中或是電視裡看到的模樣,差之千里!
一出場就有好多觀眾小聲地說:「真漂亮。
精緻的五官和白晢的膚色,柔美又禮儀十足的動作,搭配輕輕低低的嗓音...
舉手投足,一聲嘆息一個跺腳,不僅垂眼蹲低行禮的時候美,連昏眩的姿態都超級迷人。
比尊陶瓷雕塑的洋娃娃還美,只因他是位俏生生的高貴公主。
-
當然,氣憤時的激動和神情,會不自覺讓我憶起他是個真正的男人。
但近看時的那份驚豔...令我找不出比“美”還貼切的言詞來形容他。
沒有親眼看到的話,我想是很難體會的吧。
他是俊美的男性這一點,絕大多數的人都能給予肯定,可少數卻無法接受他女性的裝扮。
如果還有機會的話希望每個人都能親自去看看,那是一種超出男與女的美。
-
話說在看到新聞檔時,我曾抱怨過東ちゃん消失的胸部和衣服的精緻度。
後來才發現,蜷川さん不知道為ちゃん的『ルネ』準備了多少套禮服!
現場的三套加上場刊和照片中的兩套,還有影片裡出現過的一套,起碼就有六套了!
只是我特別喜歡的兩套,在現場沒有看到...(嗚嗚)
忽然有個怪念頭,蜷川さん和ちゃん相處時像對親父子。
而總愛將ちゃん打扮成各國美人的蜷川さん,是否也將ちゃん當成一個大芭比娃娃呢?
能不斷為他換上各式各樣的衣服,光想就是件開心的事啊(嘿嘿)
-
說到這個就不能不抱怨一下,生田さん的衣服比東ちゃん的可愛多了>///<
不管是鮮艷的顏色,還是俏皮的款式都好可愛,而東ちゃん的三套卻全是金色系列!
雖然不斷有朋友跟我說,能將”金色”穿出高雅才不簡單啊,
但我還是好想看他穿各種顏色的禮服嘛(嗚...)
最愛第一套白底的,卻又沒有清晰的圖片,簡直就讓我哈的要命
-
第二幕,一上來就是ルネ和アンヌ兩姐妹搶信的場景。
在東京時近乎鴉雀無聲的觀眾,在大阪卻笑開了聲音。
每個人都在為他們可愛的動作而笑,為他們臉上嬌艷又帶點羞赧的笑容而笑。
以往總是很快翻轉完,立刻起身整理裙襬的東ちゃん和生田さん,
不但在千秋時翻地特別慢特別曖昧,兩人還在地上多躺了幾秒才起來,
開始慌忙拉裙襬前,ちゃん甚至還多加了一句台詞:「真是的(笑)超可愛!!!!
-
在舞台斜上方的站票時,意外發現到東ちゃん提過的多層胸墊,被縫進了衣服裡。
這樣一來,就不會因為動作而跑掉其該在的位置,的確是更加便利的決定,
不過應該只有兩層,而不是東說的五層,嗯...就是從D罩變成B罩的感覺吧(笑)
-
重點是,必須倒臥在舞台上的東ちゃん,在俯低上身時,露出了一大片的胸膛(口水嘩啦啦)
ちゃん胸前那一條壁壘分明的線,在襯墊的烘托下,還真像條真正的乳溝!
性感到了極點
真是...怎麼能這樣?!犯規啦(其實愛的要命XD)
大阪的座位很前面時,發覺東ちゃん俯地非常低,連前幾排都能看見他的溝
這條,可是他本身的事業線,沒有拿筆塗黑就有的驚人效果喔(哈)
-
東京場中最驚喜的發現,就是東ちゃん的偷喝水事件啦!
因為東ちゃん的台詞又多又繁複,好多人都在心疼說,想讓他休息喝口水喔。
想不到劇組真的幫他想了一個好方法。
-
在一場掀開騙局的爭吵中,痛心疾首的『ルネ』趴俯在枕上,把臉埋進抱枕中。
用望眼鏡盯著東ちゃん的我,看到他貼的那麼緊,先是嚇一跳想,他不怕粧花掉嗎?!
再一秒,就發現他的喉嚨不停的快速吞嚥...??
我愣了一下,看『ルネ』抬起頭來望向咄咄逼人的媽媽,眉頭深皺,然後再度趴到抱枕上。
這次,我清楚看見ちゃん的右手裡藏著一截吸管
-
仔細看,水杯應該是藏在枕頭旁邊,他趁收起信的同時拿出吸管,再趁趴下時偷喝。
在這個安靜無聲的席間,我當然也不敢笑出聲來,
就算再忍不住自己的小發現,也只能摀著嘴偷偷笑(還嚇到同行友人XD)
可台上的『ルネ』一切如常,揣摩著支持丈夫的妻子...帶領我重新回到劇情^^b
-
後來在大阪更仔細的觀察下,東ちゃん改變方針只喝了一次,但喝很多XD
沒有兩度貼近枕頭的動作,自然更能準確隱藏住那根小吸管。
邊演邊說困難的台詞,還要分心去抓恰當的時間摸索吸管,再用枕頭遮掩水杯和臉龐。
比起能在劇情中加入喝水場景的其他演員來說,東ちゃん連喝口水都充滿了技巧。
這算不算是蜷川さん的另類考驗呢
-
第三幕,有段『ルネ』刺繡的場景。
拿望眼鏡努力瞧著東ちゃん手中的白布,上面有一片一片的葉子和花瓣。
他專心一針一線地縫製,不是假動作而是真的在縫。
早在日版上就知道,許多觀眾都說ちゃん真的在刺繡的事,
曉得他真的在縫之後,都期待到最後一場時,會繡出怎樣一幅景色來。
-
望著細細密密的一片葉子在東ちゃん的手中完成,看似心無旁騖,
但其間還不忘要接的台詞,那一秒該要說話,和手裡沒停過一秒的刺繡,
忽地覺得本就賢慧的小Mちゃん,被超級S蜷川さん訓練的更上一層樓啦(哈哈)
看到雜誌裡,白布上只有一點點色澤,再想到親眼看見的多種花卉,
不禁也期待起在最後的千秋時,那圖騰該有多麼美麗。
-
在大阪的千秋樂時,看到原本攤開的一大片白布上,
竟然幾乎繡滿了不同顏色和種類的花,其間尚有不同方向延伸而出的綠葉,著實好看。
雖知曉這片布是東ちゃん的心血,但更明白它或許會被丟棄的下場...
希望蜷川さん能保存它,不然逼迫ちゃん帶回家做紀念吧(笑)
-
還有一個小地方,就是每個演員在扮女裝時,都用不同的飾品擋住了男性的特徵”喉結”
看場刊中就能知道原先東ちゃん的頸子上也是有一圈蕾絲的,可在正式演出時它不見了(笑)
偏偏東ちゃん在劇中,又有非常多需要抬起頭的姿勢。
我笑想,東ちゃん的喉結不算小耶,為什麼蜷川さん最後卻決定拿掉它呢?
這個疑問,在看到東ちゃん左顧右盼時,那由衣領間露出的線條後,我明白了。
就算冒著被看見喉結的破綻,蜷川さん也想保留那不輸給真正女性的漂亮頸項^_^

早在霸王別姬時,蜷川さん就說過:「要奪走東山君的身體能力!
不管是淫靡也好動情也罷,都是想要ちゃん展現出從未讓人看過的一面。
蜷川さん的企圖,明顯就是想挖掘出更多的-東山紀之。
一個男扮女裝的粵劇戲子愛上同性的師兄,其中的掙扎和無奈。
直接飾演一個女性,以妻子的身分去掩護丈夫的惡行,卻遮不住貞淑下的淫穢。
就我個人的觀點,蜷川幸雄さん確實成功的引導出一個我們都從未見過的『東山紀之』
-

-
PS:前篇忘記說~
錦很好 氣色好 精神好 是連皮膚都很好的健康模樣 請大家放心
東的感覺也還算好 就是看起來累了點 又瘦了點 
好想讓他抽時間好好休息 但他一回到東京竟然就開始新工作
實在太不愛惜自己了...嗚
至於沒寫植好不好 是因為我沒見到他嘛 大家別說我偏心唷 哈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