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ka物語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0300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錦織一清生日快樂

今天,是錦織一清的生日,希望他能越來越意氣風發,越來越神清氣爽
總之只要他能快樂,就是粉絲最大的成就了(不關你事XD)不開玩笑了,正經一點!
-
我想,將這篇スタジオパーク(Studio Park的翻譯,獻給每一個喜歡錦的人。
尤其是特別來告訴我想知道內容yun san,鼓吹我翻譯這篇的也是她喔,
能完成,她是最大功臣,不然我絕對沒有勇氣碰這節目的翻譯...
還有借花獻佛的,祝跟錦同一天生日,又身為錦迷的好朋友-maru san生日快樂。
我們都好羨慕她能和錦同一天慶祝生日喔~~
-
這篇或許不是我翻過最長的文章,但卻是我翻過最無力的文章,因為錦講話實在太快(笑)
不僅是眼睛,連耳朵都快麻痺了,我甚至想閉上眼聽會不會更清楚點,結果是不會T^T
只好一再重覆的看影片,甚至有一段錦的聲音變成斷斷續續的,快被我聽壞了吧(汗)
所以要是有我聽錯還是翻錯的地方,就請你們多多原諒啦~
我已經盡我最大的努力了(拼命揮白旗ing)
-
-
問題:【對於自己出現時會引起尖叫聲,有什麼感覺呢?】
錦織:「一般在舞臺和工作上的時候聽到是覺得很熱鬧很開心,
    但只要離開這個環境就不行了,我其實還挺容易怕羞的,
    聽到的話會想找巷子逃跑(笑)
主持:「這麼羞啊?那要是聽到nicky~nicky~呢?
錦織:「嗯~也不行。我想有時候粉絲是故意叫的吧(笑)
-
主持:「現在有很多問題想請你回答,首先,一直會顧及團體和四周的錦織さん,
    時常說些非常有趣的話題。如果可以的話請專注的多講講自己的事,我覺得會更好。
錦一陣默然XD
主持:「提出問題的人正在現場,認為錦織さん太在意環境狀況,而太少多起自己的事對嗎?
觀眾:「是的,請務必。
錦織:「嗯?是什麼意思呢?是說我自己嗎?」徹底裝傻,結論啥也沒說XD
主持:「是的,請不要害羞的說出來(笑)
-
問題:【非常期待今天的節目,聽到是現場訪問的時候,不知道為什麼有點興奮。】
主持:「很棒的粉絲。
錦織:「其實我也很緊張喔。要是把不能說的事都說出來怎麼辦?很怕這樣的自己(笑)
主持:「(笑)因為現場播出,沒辦法消音的關係嗎?
    如果覺得快說出來的時候,請趕緊告訴我。
錦織:「要是你能阻止我的話,我會非常感激。」(哈)
-
主持:「來看看11年前來節目中的模樣。(錦傻笑)在狹窄的攝影棚也能後空翻。
錦織:「咦?就是這裡嗎?
主持:「是啊,您忘記了嗎(笑)
錦織:「很容易忘記呀,像以前每個禮拜都要去NHK上節目,但不管去過幾次,
    還是會在NHK裡迷路,完全沒辦法記起來,裡面實在太大了(笑)
我也覺得那裡是很容易迷路的地方XD
主持:「小路多的關係吧。
錦織:「對。
主持:「那現在也可以說翻就翻嗎?
錦織:「...會不好意思。
主持:「不是不行,是會不好意思嗎?
錦織:「嗯...如剛剛所說都已經42歲了嘛,現在社會不流行了。」(大笑)
主持:「那表演的時候呢?
錦織:「舞臺上那還是會翻的。
-
-
主持:「最近有什麼事會讓你覺得心跳改變了呢?
就是錦那個節目的名稱,是心緊了一下或是被輕捏了一下的意思,我不知道中文要翻什麼(汗)
錦織:「嗯...(吱吱唔唔XD)能夠主持這個節目就讓我很高興了。
主持:「咦?喔喔,是說節目?!」我感覺到主持人的無奈了XD
錦織:「就是隨時都會心跳加速。
主持:「(笑)
錦織:「當然能來這裡也讓我很高興(笑)
主持:「一般就是這樣嗎?
錦織:「因為是很難得的經驗,畢竟我還是被訪問的時候多,
    而這回是能去訪問來賓,這有種讓我邊學習邊工作的感覺。
錦織:這是使我非常高興的地方,更是我沒有做過的事,
    我大部分的工作是舞臺和表演什麼的,雖然也很感激有那樣的機會,
    但來找我的角色,就算困難的比較多也沒辦法代表什麼,
    可是現在這個是和之前完全不一樣的,當然我不能說自己有沒有成長啦。
主持:「所以這裡面能看到您的成長。
錦織:「希望可以。」
-
字幕:【錦織一清是什麼呢?】【我是偶像!】
主持:「超級偶像少年隊的唱片出道,請看錦織さん18歲的模樣。
錦織:「其實我一次也沒有想到要當偶像,連”我是偶像”這句話都沒說過一次,
    被這樣稱呼的話是很感謝,但我絕對不會這麼說。
我聽到這一段時,就想到錦和東君說的話是一模一樣的哦。
他們總是會在很多地方有相同的想法和默契
-
主持:「是姐姐投資料去J家的嘛。
錦織:「其實真的很多是由姐姐代投這樣的情況。
主持:「這麼突然會覺得被勉強嗎?
錦織:「那個時候對自己的運動神經是非常有自信的,進去參加練舞是我第一次跳舞,
    在不流行男性跳舞的年代,看到一些動作覺得很簡單,但我怎麼都跳不好。
主持:「喔喔。
錦織:「就連這麼簡單的動作,當時我都沒辦法跳出來,
    明明對身體很有自信的我,到底為什麼會這樣?!就想怎麼都要好好嘗試一下。
唉唷喂呀~~~~錦和東君連興起想學舞蹈的原因都一樣
-
主持:「那時候還有誰呢?
錦織:「有トシちゃん、マッチさん、ヨッちゃん,就是『たのきん』他們。
主持:「跟他們一起。
錦織:「很奇怪,不管練什麼舞ヨッちゃん都會帶把吉他來(笑)
主持:「(笑)好像除了練習外,自己還有製作一些東西是嗎?
錦織:「在唱片出道前所有的東西,都是我們和ジャニーさん商量的,那時候他就時常說:
    “YOU們...“他都是說YOU們怎樣怎樣,從進入J家後就要說ME怎樣怎樣,
    雖然很丟人也是沒辦法。
笑翻主持人,錦繼續說:
他會問我們有沒有想唱的歌曲,或是想做什麼,也會談到舞蹈的部分。
 像我們稱之為歌手,一般的歌手是唱歌然後想說要跳什麼,或許有點不可思議吧,
 我們的情形是,決定跳什麼舞才去加上歌曲的模式。
 從開始的選擇到結束的決定,在各個方面都必須有自己的意見。
主持:「這些都要自己想啊,在1985年時以”仮面舞踏會”出道,1986年得到最佳新人賞。
-
主持:「那段時間裡(出道時),每天都想著什麼呢?想成為超級偶像嗎?
錦織:「(表情微妙XD)那時候歌曲節目非常多,幾乎每天都要上節目,
    甚至還要替電視台保留能播出幾個禮拜份的量,所以通常一天要錄很多首,
    常常換個場景,換套衣服,就要再錄下一個了。
    很多時候我們都弄不清楚現在錄的這一個,到底是那一個電視台要播放的了(笑)
主持:「就是一直跳一直唱就對了。
錦織:「有時候看節目,發現自己突然出現,還會被嚇一跳(笑)
    說起來有點妙,20多年前出道時很忙碌,當然需要唱也需要跳,
    而每個地方都會為我們準備休息室,但在進入錄影前我們幾乎都在練習場練舞,
    根本沒有時間去休息室。
因此也都會給我們準備一間練習場,在錄影的前五分鐘,
    我們就是不斷再一次再一次的練習。
    雖然才20多歲的年紀,但是除了舞臺外還有各種工作,一天中根本沒什麼睡眠的時間,
    身體感到非常的疲累,時常一整天耳朵裡都會不停的出現嗡嗡聲。
主持:「那是太過勞累的關係吧。
錦織:「真的是非常累。」真心疼...
-
字幕:【我是偶像嗎?】
主持:「有沒有什麼是感到無法超越的事情?
錦織:「所謂的偶像定義在那裡呢?
    如果說像是擁有某種才能之類的話,那我只能說我的職業是偶像而已。
主持:「但錦織さん還是會被說成偶像,或少年隊是偶像吧?
錦織:「被說是沒關係,但我沒有這樣的自覺,也從不認為自己在當一個偶像,
    唱歌的時候我就是歌手,跳舞的時候我就是舞者,我一直覺得做什麼就要像什麼。
說的真好~~~不愧是錦!
-
主持:「那麼忙碌又痛苦的時候,會不會擔心達不成大家的期待?會這樣想嗎?
錦織:「絕對是有的,包括ジャニーさん在內,我們對每個階段都是很嚴格的審視。
-
錦織:「つかさん(つかこうへい)跟我是剛好相反的,有種自己所沒有的特質他都有的感覺。
    每回討論到該如何詮釋美國人,手該怎麼放進口袋,眼神表情態度,我們都會研究。
    而我有時甚至只是光站著說日文,つかさん就能發現有那裡不對。
    請不要誤會我沒有任何批評的意思,演出舞臺劇時當然很辛苦台詞也很多,
    但我還是會想每天更新我的台詞,好像在挑戰自己似的,我完全沒有在演的感覺,
    想表達出來的東西太多,甚至無法去注意觀眾訝異什麼的(笑)
主持:「つかさん會很嚴格嗎?
錦織:「挺嚴格的,連轉頭的動作都有他的技巧。像對話時,可能會回頭說”咦?”之類的,
    他就會說”不能回頭,因為觀眾也會想要看你疑惑的表情。”不可以這樣。
    還說”之所以稱為主角,就是要站在舞台中央!”
    很多以前連想都沒想過的事,都是つか老師教導我的。
-
-
主持:「
我們現在要跟つかこうへいさん電話連線。」(錦遮臉XD
主持:「當時第一次跟錦織さん合作的印象是什麼呢?
つか:「我覺得他是個頭腦非常聰明的小子,做什麼都能很快上手,
    這使我覺得如果不能讓他更好是不行的,我是這麼想的。
    他是個天生的全方位演出者,能夠完全不給人他正在”演”的感受,他有這樣的實力。
    說是說演員或導演,但他是個心腸溫柔的好孩子,雖然嘴壞了點(笑)
    他常說不知道能做什麼,可我認為所有人都清楚他在做什麼。
    說句有點自大的話,如果說つかこうへい是一個好的導演,那他絕對能繼承我!
聽到一個前輩級的導演這樣稱讚錦,真是好替他高興啊~
主持:「是非常棒的贊美。
つか:「這小子的能力是絕對可以的。
主持:「錦織さん,對つかさん說的話...
錦織:「謝謝。」這模樣的錦,讓人覺得他好害羞XD
つか:「謝謝。」
-
主持:「眼睛裡好像濕濕的...
錦織:「我非常高興。
主持:「時常在電視裡看到他,都是嘻嘻哈哈很開朗的樣子,其實本質不是這樣嗎?
我感覺主持人的母性被錦徹底引發XD
つか:「也不能這麼說,他有很多面,就像擁有貓的靈魂一樣,
    該怎麼說...不能簡單的去斷定他的本質。
    像演主角的都必須是正義的一方,會24待命的來守護你,他就是能夠做到那樣。
主持:「所以他會跟隨つかさん當一名導演嗎?
つか:「不敢這麼肯定,但他絕對擁有這樣的能力,不論那一方面。
    現在也40多歲了,希望他趕緊結婚生個寶寶(錦笑),那會有正面的意義。
    雖說他一直嘻嘻哈哈的玩鬧下去也沒什麼不好啦(全場笑)
    但有了家庭會有更多正面的鼓舞,也不會給他逃避的機會,我是這麼想啦。
主持:「非常謝謝您,在忙碌中還接受訪問。
錦織:「謝謝。
-
主持:「剛剛提到成為導演的事,錦織さん想要如何走接下來的路呢?
錦織:「與其說想要如何,還不如說在這個世界裡是沒有前景的!
    不是說喜歡棒球就能當個棒球選手,我認為那是不一樣的。
    就像喜歡棒球,但不小心當上了足球選手,不是能夠完全掌握在自己手裡的狀況。
    很多的訪問都會問到“想成為什麼?”,但其實只能去把握現在做的事。
主持:「珍惜現在的。
錦織:「我想這個答案,要等到死之前才會知道“啊,原來我做到了什麼!”這樣的感覺。
-
字幕:【錦織的寶物】
主持:「眼淚鼻水都要出來的狀態(笑)」(指錦)
錦織:「雖然只是一起工作,但因為一直是我尊敬的對象,實在太感謝了。
主持:「接下來是由一位女性送的,讓錦織さん珍藏的禮物。是一瓶酒和一副拳擊手套。
錦織:「說是說女性,其實就是我們家メリさん送的。
    在我演出『黃金男孩』的時候,不是少年隊的名義而是個人的第一齣舞臺劇,
    寫著1988年是在20多年前,是我第一次脫離團體的劇,這是公演第一天送來的禮物。
    搬這個又大又重的來,讓我感到很開心,本來是應該在千秋的時候打開跟大家分享的,
    我也認為拿來慶祝是最好的用途,可是當天被通知要二次公演,
    便不想在那時候說結束的感覺。
就那樣一直沒有打開,並且保存到現在。
原來メリさん也懂得巴結錦,果然知道誰要拜誰能踩,メリさん真是個壞東西!!!!
-
主持:「可是為什麼說它是寶物呢?
錦織:「它有紀念的價值,放在玄關旁,出面前都會看它,
    知道今天也要加油,也要努力的氛圍,它是一個這樣的存在。
主持:「由團體中一個人出來獨挑大樑是件很辛苦的事嗎?
錦織:「嗯...那時連這個都有點捨不得打開的開心程度,畢竟都23歲了嘛。
主持:「現在它放在那裡呢?」沒仔細聽的男主持人>"<
錦織:「放在玄關,移動的時候都很小心(笑)
主持:「還是會破的啊(笑)
錦織:「是啊。
主持:「真是好幸福,被つかさん那樣像父親般的愛著,又有位像母親一樣溫暖的人。
錦織:「對呀,現在會對自己發脾氣的人越來越少了,我很珍視他們。
主持:「那會願意考慮開來喝嗎?
錦織:「不是願不願意開的問題,是我不敢保證還能不能喝(笑)
    20年前的味道是怎麼樣的呢?(笑)
主持:「那還是請繼續當成寶物收藏吧(笑)
-
【觀眾來信詢問的時間】
Q:【有什麼事是絕對不想輸給小克和東君的呢?
錦織:「這個嘛...其實,讓我意識到輸給他們,是幾乎沒有的事(笑)
瞇眼傻笑的錦好可愛呀!!
主持:「小克和東さん請一定要觀賞今天的節目(笑)
錦織:「(笑)不過,雖然這樣說...有什麼呢?
    一起的時候是不太會想啦,倒是分別演出的時候會。
    因為我是觀賞的一方嘛,覺得他們很厲害時,就會有不想輸給他們的感覺。
-
Q:【喜歡的力士?
錦織:「sonoさん,我上星期五還去看了他的比賽。
我對相撲完全不瞭解,也不知道他喜歡的那個人是誰...嗚
主持:「您好像時常去的樣子。
錦織:「是的,從他一進入這環境我就一直注意他。他真是一個很棒的男性!
    贏的瞬間,手一握,頭一抬,
我從上面看著他的臉,實在是覺得好帥!
-
Q:【分析自己的性格?
錦織:「我知道自己的個性很執著。
主持:「方才つかこうへいさん說您很直接。
錦織:「該說是本質還是什麼的,我從小就是這樣。
    像唱歌跳舞被稱讚時,當然被稱讚是很高興啦,但有聽多了就會想幹點壞事。
    想表現出“我才不是那樣,是更壞的小孩喔!”這樣。
-
Q:【總而言之結婚的預定是?
錦織:「(失笑)這事沒有對象也沒辦法,我覺得可能是自己戀愛談的很差勁吧!
主持:「誒?明明就是非常受歡迎的呀?
錦織:「才沒有這回事,沒有。
主持:「談戀愛很差勁?
錦織:「應該非常差吧。
主持:「是怎麼一回事呢?
錦織:「很多時候會不好意思外,我沒辦法時常黏在一起,很不喜歡這樣。
    不想跟她說謊,說和朋友有事不能出去之類的,如果她也剛好有事,
    或是回說沒關係的話就還好,但因為女方已經要求了,在男性朋友這邊時,
    心裡還是會想說要過去吧~~~
主持:「可是女方原諒你了不是嗎?
錦織:「說是說原諒了,但實際上還是對她感到不好意思。
主持:「所以?差勁是說...?
錦織:「認為這樣的自己實在不行!
主持:「誒?沒有不行的事呀,對方都說沒關係了。
錦織:「結婚這回事,是絕對非要幸福不可的事,因此在各個方面都要非常好才可以。
主持:「要是遇見不管你有什麼,就是要跟你在一起的人怎麼辦?
錦織:「...要是出現的話,怎麼辦呢?(笑)
    從小父親就常教我說要讓女孩子幸福,也會說為了小孩子要格外的努力之類的話。
主持:「謝謝您告訴我這麼好的話(笑)
-
-
主持:「
以下是觀眾的傳真───
喜歡上少年隊已經20年,第一次看到表演時的感動,至今都還記得。
 去參加DS時的服飾到現在都是我最中意的。
 想以舞蹈超越少年隊的團體,是絕對不可能產生的!(拍手)
 我的老公生日是5月22日,這是我最自豪的事(笑)
 和孩子一起被你天才般的舞姿所魅惑,對我來說Nicky就是生命的泉源,是我活下去的力量。
 不只是舞臺,各個方面都非常期待,請一直那是讓人心跳加速的Nicky。“」
錦織:「謝謝。
-
主持:「”我一直支持著你們,不管是新人賞還是舞臺劇的千秋樂,各式各樣的畫面。
     看到錦織さん帶著和以前一樣的純粹感,邊回顧邊聊天,感覺是非常棒的,
     彷彿沒見過這樣自然的錦織さん,我會一直看下去的,請繼續努力。
錦織:「謝謝。
主持:「給錦織さん~您42歲,我65歲,在我身體還能自由活動的時候,
     請趕快開演唱會!”」(錦笑)
主持:「”成為Nicky的舞蹈粉絲已經22年,就算有痛苦的事看到Nicky就能渡過,
     期待新節目的播出,那會是我每週最期待的時間,也非常想看見身為歌手的Nicky,
     請永遠不要變的讓我心跳加速吧!“」
錦織:「謝謝。
主持:「真的是很窩心又直接的留言呀,請繼續讓大家心跳加速。
錦織:「謝謝。
-
<完>
-
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☤
-
徹底鬆了一大口氣~~~~~
翻完眼睛痛的時候,我更深深的慶幸自己沒有愛上錦(笑)
如果有什麼不順暢的地方,請不要拍飛我...
-
大夥看完,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呢?
這個頻頻說著自己很容易害羞,什麼都會不好意思的錦,讓我有一點點不習慣...
但又打從心底認定,這個才是真正的錦
-
這天的錦很感性,嗯...他一向都很感性啦(笑)應該是說特別坦率吧!
雖然依舊避開了不少話題,但也說了不少心裡話,對錦而言是跨出好大一步吧。
說著擔心自己講出不該說的話時,我只想到,那不是植的專長嗎(哈)
錦還說了好多和東君不謀而合的觀念,忍不住想,世上最瞭解彼此的就是對方!
這輩子他們三個人能認識,真是命運巧安排呀!
-
錦的粉絲寫的感想也都好棒!
我都好喜歡,最喜歡的一句是:『想以舞蹈超越少年隊的團體,是絕對不可能產生的!』
害我忍不住都想拍手了(呵)
-
如老奶奶所言,錦啊,別讓老奶奶等到都走不動了啊~~~~~~
何時才要辦三個人的活動呢???????
在錦生日的這一天,讓我向他借一個願望來許吧
希望在錦明年的生日前,能確定三個人DS的日期!!!!!!!
-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